首页

和离后我成了病娇战神的掌心宠第一百八十九章、醍醐灌顶

北上途中,卫景辰坐在马背上,看尽两岸清风扶柳腰,然入目的南北春色,却无一能及自家王妃眉眼间漾起的笑意。

可面前这紧闭的隔扇门却生生隔断了他的相思,衷肠无处诉,思念无人晓。

想来静姝是气愤他失踪多时,杳无音讯,卫景辰急急解释道:“那日我被卷入江中,陷入昏迷,顺流飘下,幸得婉娘子路过相救。直到半月前,我才恢复神识,日夜兼程,风雨无阻,赶回京城。”

静姝鼻子酸涩,原来那美人名唤婉娘子。

“路上才知,这京城已是天翻地覆。我知王妃吃了不少苦头,心中有怨,可好歹让我进屋,容我当面赔罪!”卫景辰愈发急躁,记忆中,静姝鲜少当众让自己难堪。

屋内却异常寂静,卫景辰的一腔热血也慢慢凉了下来,一筹莫展地在屋外来回踱着。

溯儿倒是贴心,出声提点:“父王为何还带回个美人?”

卫景辰醍醐灌,一掌拍上面前的朱漆门柱:“王妃误会我了,这婉娘子原是个可怜人,我想着你素来劝我行善,才将她带回京城,打算替她寻段姻缘。”

静姝终是耐不住子,怨怼道:“王爷所谓的姻缘,指的可是以身报恩?”

“王妃着实错怪我了!”梁王觉得自己躺了些时日,口齿也不似往日那般伶俐,登时急火攻心,抬脚踹开了被栓起的隔扇门。

静姝吃了一惊,转瞬已身处久违的怀抱中,炙热又充满生机。

真好,他还活着,静姝不知不觉间泪盈于睫。

卫景辰的上尚带着几分屋外的凉意,迫不及待地贴上静姝的朱,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静姝怎可这般想我!”

锦瑟慌忙拉着溯儿出了屋:“公主还是随奴婢暂且回避!”

溯儿面红如血,低下头来,难得羞涩地跟着锦瑟姑姑出了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~

此页为本章 第1页 / 共3页~

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

(^ ^) 请退出阅读模式 (^ ^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