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马过江河第一章 太初始也 8 争先

8:争先

林婆婆被苏乙青哭的心烦意乱,伸手就在她前戳了一指头。刚才还雷雨交加的红抚手立马没了声音,只是委屈的表情和眼泪一点也没减少,身子搐的更厉害了。“太残忍了太残忍了。”沈归端了一盆和皂角走到床边,看见一直无声哭嚎的苏乙青摇了摇头。林婆婆净手拭后,先了病人的天灵盖,后用左右手分别搭了寸关尺,又撩开了眼皮看了一眼:“还真不只是吓唬她,这人现在就死远比治好省心多了。”说罢一挥手,在苏乙青的咽喉以下拍了一掌,马上抢着说:“你先听我说完,才许出声。”苏乙青立刻乖巧点头。林婆婆就着盆边的手帕,仔细的帮病人擦着血污:“这孩子天生阳寿就短,又长期忧思深重。”说着探左手从病人左臂内侧了一下,带出一把黑色鲛鲨皮鞘的短兵刃,比剑要短比匕首还长。“看见了吧,这就是传说中北海剑奴最后一把作品惊雷。北海剑奴本想打出一把绝世神兵作为收山之作,谁成想居然在无意中做出一把和上古神兵鱼肠极为相似的兵刃。因此他也认为自己怎样都超脱不开前人的影响,索就此熄炉远遁,从此不知所踪。这把惊雷本是岳海山二十年塘江观潮之前的佩剑。剑身二尺,刃暗无光。是由北海寒铁与天外陨星所铸。”说完顿了顿,伸手示意沈归斟了一杯茶来,见苏乙青一脸焦急又不敢出声的样子,慢慢的呷了一口。

“岳海山这个人啊杀意太盛,死了都不让我们姐妹省心。罢罢罢,我就还他这条命吧。”说完,伸手拽了几张纸,写了几张药方,又画了几张图,转手递给沈归:“图纸给你齐大叔送去,让他找吴打铁去。药方直接去县里给大金牙。”沈归拔腰刚出房门,屋里炕上的林婆婆朝外面喊了一声:“大金牙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,别和他出去玩啊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~

此页为本章 第1页 / 共5页~

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

(^ ^) 请退出阅读模式 (^ ^)